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曝光 > > 正文

高仿日用品充斥市场 真假难难辨

http://www.fjxwh.org.cn   2015-07-20 11:30:00   来源:新京报

一家公司发来的“高仿”日用品报价单,同一种商品分为特质、精仿、高档、A货、B货、C货、快销七类,以200ml装仿海飞丝、潘婷、飘柔洗发水为例,价格分别为每箱(24瓶)从180元到75元不等。 该公司人员推销称,A货以下级别主要针对农村地摊市场,北京市场适合拿特质跟高档品牌。特质跟快销级别的区别,主要体现在配方的配比度,“特质的配比度与海飞丝真品配比度几乎一模一样”。

假立白洗洁精 砷超标58倍

“高仿”日用品充斥市场,价格低难分辨危害健康;生产销售渠道隐蔽,打假有待加强

两瓶海飞丝洗发水同时摆上桌面,打开同样的外包装、闻着同样的香气、没有差别感观。唯一能够分辨它们的只有巨大的价格差距:分别为24元和6元。

近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对北京朝阳、大兴等区县以及河北燕郊、保定等地走访发现,大量仿真度高、价格低廉的假冒日用品充斥市场,其中不乏来自宝洁、联合利华等知名厂商的产品。

被仿冒的日用品包括洗发水、蚊香、卫生纸等,大部分由黑作坊生产并通过网络论坛、QQ群等途径销售。经专业机构检测,记者购买的多种“高仿”洗发水均有重金属检出,一款“高仿”洗洁精砷含量超标58倍。专业人士警告,超标58倍的洗洁精长期使用,会增加致癌率。

今年2月份中国消协发布的《2014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显示,国内商品大类消费投诉中,日用商品类稳居前三,形势严峻。专家建议,在政府部门加大市场监管力度的同时,知名品牌企业也应该更加重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组建打假团队净化市场,同时建立完备的防伪识别体系,让“高仿品”无处遁形。

今年4月初,经营着一家小型超市的刘女士,从朝阳区东郊批发市场进了一批洗发水,卖出后接到大量顾客投诉。

“说是用了我卖的洗发水后头皮瘙痒,但从别人家买的就没这种情况。”刘女士开始怀疑货有问题。之后她从批发商处得到确认,自己低价所进的这批货属于“高仿品”,一般很难分辨出来。

“高仿”日用品是怎么出现在批发市场的、又存在哪些猫腻和危害?记者一探究竟。

“李鬼”现身

批发市场“高仿”日用品难辨真假,价格仅为正品一半至三成

“我这有‘高仿’的,能扫微信二维码,与真的没啥区别,价钱可便宜不少”,在东郊批发市场日用百货区,鑫源日化纸业批发老板老李招呼着上门的客户,问及“高仿品”,他毫不避讳。

一款海飞丝洗发水的正品及其“高仿品”,被老李同时摆了出来。记者发现,两瓶洗发水无论是从包装外观、洗发水黏稠度、香味均无明显差异,但价差惊人:分别是24元和6元。

“都是6块一瓶。通州、顺义、密云都有客户从我这儿拿货”,老李介绍,洗发水“高仿品”卖得最好的是海飞丝、潘婷、清扬等知名品牌。

“高仿品”不仅仅是洗发水。老李透露,他店里的蚊香、洗衣液、花露水以及卫生纸等都能拿到“高仿”的“便宜货”,进货价格只有正品的一半到三成。不过谨慎的他只在店里摆放了少量“高仿品”,如大宗进货需要提前预约,等待厂家送货。

在东郊批发市场内,多个批发商都有“高仿”日用品销售,经营鑫鑫日化百货批发配送中心的张先生坦言,“高仿品”主要销往北京外来人口聚居区及周边地区,且销路不错,“便宜,又是牌子货,用起来有面子”。

批发价畸低,带来惊人的暴利。巨大需求为“高仿”日用品带来的广阔市场,在北京及周边地区已呈蔓延之势。

在朝阳区金盏亿宏达市场北京兴财纸业日用品超市配送中心,店主杨女士向记者推销“高仿”心相印纸手帕,“真的每条三块五,高仿的每条一块五”,杨女士说,这种纸手帕零售按包卖每条能卖10块。能赚到6倍利润,吸引来不少商超从她这里进货。

生产厂家恒安集团北京负责人张先生称,同型号的纸手帕出厂价不低于2元,批发市场不可能以1.5元的价格对外批发,“如果每箱(45条)总价低于100元,毫无疑问肯定是假货”。

河北燕郊行宫市场一家小百货超市,2元可买一瓶500g装立白新金桔洗洁精,而正品售价不低于3元。在河北白沟、燕郊等地,记者走访多家批发市场和小超市,都发现有“高仿”日用品销售。

3000元开“工厂”

日用品原料设备泛滥,生产成本低廉;仿冒包装可扫二维码

“高仿”日用品泛滥,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生产原料、设备市场。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行业内洗发水等日用品生产设备已经成规模出现,配方也已不再是秘密。

“3000块你就可以有自己的生产车间”,在北京一家洗涤设备公司官网的宣传视频显示,该公司提供中小型洗涤用品生产设备价格从3000元到两万元不等,还提供免费培训上百种洗涤用品生产技术配方,授权多种洗涤用品品牌,并供应包装瓶、包装袋和生产原料。

视频中演示了生产洗洁精和洗衣粉,简单将配料混合均匀后,倒入生产设备中,一段时间成品便从设备出口流出,他还将生产的洗衣粉与某知名品牌洗衣粉进行对比,性状、颜色与某名牌洗衣粉并无区别。

视频显示,市场售价三四元的洗衣粉和洗洁精,“高仿”的成本只有七八角钱。所生产的洗发水还可根据需求区分各种功能,包括药物、去屑、柔顺等。

记者以在密云开日用品加工厂购买设备为由,联系了北京一家日化设备客服李经理。除卖设备外,李经理还会免费教给客户跟名牌洗发水同样的生产配方,原料成分比例可以自己调。

李经理建议,生产原料网上就能买到,而且还很便宜,记者在百度[微博]输入“洗发水原料批发”等关键词,会跳出超万个关联页面,生产洗发水常用的十二烷基硫酸盐、椰油基两性醋酸钠、硅油以及一些调节剂和营养护理成分的产品随处可见,价格低廉。

至于包装他透露,河北有专门做“高仿”包装塑料(9270, -20.00, -0.22%)罐的厂家,只要给钱,什么品牌的“高仿”包装罐都能生产出来,甚至能伪造二维码。

记者随后联系了河北沧州一家洗护产品包装罐生产厂家,询问是否可以做“高仿”名牌洗发水包装。该厂负责人直言“可以‘高仿’,可以扫条码,保证看不出来。”瓶子价格由购进数量决定,400ML的瓶子,订购1000个以下每个0.5元,超过10000个每个0.3元。

此外有业内人士透露,参与“高仿”洗发水的商家除了小型黑作坊,还有发展并不景气的一些小企业,由于销路一直无法打开,走上了高仿名牌之路。

“地下”销售网

订单送货网络直销逃避检查;单线联系送货上门按需自取

生产出来的“高仿”日用品,如何流入市场?根据记者调查,目前较为流行的经销方式为厂家直销给批发市场或用户,其中的手段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送货,即由小作坊收到订单后,自行给各个批发市场和用户送货;另一种是网络直销。

有知情人士表示,直销的模式也为他们规避了部分被相关部门处罚的风险。

多名批发商向记者证实了这种经销方式,“我们的货都是厂家直接送过来,放到我仓库,我再分销批发下去”。经销“高仿”心相印纸制品的杜先生称,他与各个批发商通常都是单线联系,一般是把货拉到批发商的门店,如果对方需要就取走一部分。

网络直销则是作坊和商贩利用淘宝、贴吧、论坛以及QQ群等,不断发布出售“高仿”名牌日化用品的信息,在与批发商或者商店超市联系上后即采用网络发货的形式推销。

记者以需要开大型批发市场为由在QQ上联系到广州一家名为“广州艾美日化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该公司QQ空间相册里公开了兰蔻、香奈儿[微博]、相宜本草、飘柔、海飞丝等多个国内外知名品牌的化妆品、日化用品报价。

报价单列表标明该公司所售商品均为“A级(意为高仿)”,并注明:“低档的35元一件(12瓶)起,欢迎订做!”

“2000元起批,发货方式是发物流,运费自理。”该负责人补充,从他们这里批出去的货,大部分进入了商店和超市。

另一家“天卓日化有限公司”的客服人员则表示,该公司海飞丝、沙宣等洗发水品牌,玉兰油、六神等沐浴露品牌,ABC、护舒宝卫生巾品牌;以及高露洁、佳洁士等牙膏品牌,均有“高仿品”对外出售。“支付宝[微博]交易,物流发货,保证安全。”

隐形的“杀手”

一“高仿”洗洁精经检测重金属砷超标58倍,长期使用或致癌

新京报记者随后将在市场上买到的“高仿品”送往环保组织自然大学进行重金属元素检测。5月20日,负责中国重金属污染地图测量标注工作的团队成员使用手持X射线荧光分析仪对所有样品进行了检测。

记者提供的样品包括“高仿”的海飞丝、潘婷、飘柔、清扬洗发水,立白洗洁精和枪手牌蚊香、心相印手帕纸等多种样品,同时购买了相应的正品检测数据对比。

经检测,“高仿”清扬洗发水中铅的含量为9.9mg/kg,正品中未检出;“高仿”枪手蚊香检出重金属铅含量为19.7mg/kg,铬含量为5.1mg/kg;正品中未检出重金属的立白洗洁精,“高仿品”检出砷的含量为2.9mg/kg,超出国家标准58倍。

此外,“高仿”心相印纸巾测出的汞和铅含量分别为18mg/kg和48mg/kg,此两项指标在正品中含量分别为4mg/kg和14mg/kg。

对此,中国重金属污染地图团队负责人潘庆安表示,根据目前的数据显示,“高仿”洗发水中检出重金属铅和铬,而正品中没有检出,说明“高仿”洗发水在生产时使用了含重金属元素的原料,这两种元素都能在人体表皮和体内长期淤积,从而对人体造成致命性损伤。蚊香和杀虫剂被列入农药管理范围,虽然其成分中是允许含有一定量重金属元素,但剂量较“高仿品”所检出的值要小很多。

潘庆安将洗洁精中检出超过58倍砷称为巨量,“砷具有致癌性,长期使用此类洗洁精会导致慢性砷中毒,突出表现为皮肤损害,症状为皮肤色素沉着、皮肤角化过度、疣状增生及皮肤癌。”

对于手帕纸中检出的重金属含量,潘庆安称,国内对于手帕纸目前尚未设置重金属含量标准,但含量越高对人体危害程度肯定越大。

建打假“联合战线”

专家建议政府企业消费者联动,“多管齐下”打击“高仿品”

朝阳区东郊批发市场的老李,并不担心销售“高仿”日用品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他告诉记者,“高仿品”鲜有执法部门来查,厂家能辨别真伪却很少到市场来打假,一般消费者只要能退货,便也不再举报。

老李的说法得到了多个厂家的确认。生产枪手牌蚊香片的河北康达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并无打假部门,从未就商品被仿冒有过维权。恒安集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该企业有专门的打假办,愿意配合调查,但主要的方式是对消费者提供的“高仿”样品进行检测证伪。

多次派员前往各地打假的联合利华,有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制假者往往非常市场化地把握需求,他们打假任务非常艰苦。

“目前国内企业在打假维权方面意识还有不足”,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打击“高仿品”重要的还在于政府、企业与消费者联动,多管齐下。其中被侵权的厂家应组建自己的打假团队,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还应建立自己的防伪系统,除为消费者识别假货外,还应该帮助维权。

赵占领同时呼吁政府加大行政执法力度,提高生产商侵权后的民事赔偿标准,通过宣传提高公众维权意识,从而提高制假贩假违法成本,达到遏制制假贩假的目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何光 吴振鹏 实习生 刘思维 刘冰洋

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薛珺 实习生 彭子洋

投诉中心
投诉电话:0591-87517209 投诉指南 在线投诉
诚信商家
  • 福州自来水公司
  • 拓福集团有限公司
  • 恒安集团
  • 东南汽车
  • 中国建设银行
  • 中国电信
  • 海尔集团
  • 国家电网公司
  • 福州永辉超市